搜索
联络电话:9:00-19:00
13980705581
您现在的位置: 江湖快爆 户外

《向西,那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》(二)

摘要 向西那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——记老江湖云南粗混 三、千里血泪,万里远征 苍山作背,洱海为怀,万里晴 ...
admin
2017-12-31 10:41
202 35 原作者: 千锦塘

向西那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——记老江湖云南粗混         

        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三、千里血泪,万里远征 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 苍山作背,洱海为怀,万里晴空,和绚海风。披风罩月间,海水滴心田,近洱丝绣绿,遥看苍山陌。温柔细风抚面,多彩光景醉人,既有夜色里的浪漫又有阳光下的灿烂。这是我对大理自然景观的肤浅认识,仅仅就这一点点的切实感受,也将是我一生慢慢旅途中,永不能忘记的美好回顾。至于那些火热景点与现代古城,无论是在哪里偶然相遇,一般情况下,其火热旅游景点多半是断然拒绝排斥的。古城与老舍,因为古老的原因,才会有历史文明的厚重根基,才会有民族文化的持续传承,一直以来,对于中华古老文明都十分的敬仰和喜爱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IMG_0599 (2)_副本.jpg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、

       这次,虽然内心不是怎么地想去这里的古城,但不去又觉得有所遗憾,揣着一颗不去也遗憾,去了更遗憾的心理准备,第二天一大早与网哥两口子还是蹬上了大理古城的城楼。城楼之上,凉风嗖嗖;苍山之下,难寻金花。大理的古城,不出所料,被千篇一律的现代古城文化及浓烈的商业气息所覆盖,这也应该是中国旅游行业后,乱象无则的一种特殊产品,利益始然。只是我们早以熟知心领神会,懒得提即罢了。

IMG_E0620_副本.jpg      

      很快从古城出来,心里一直都在惦记着那一碗滚烫滚烫极具特色的云南米线,而结果我们却吃到了一碗屁热屁热的豆瓣酱米线。而且,具有四川郫县豆瓣的熟习味道,此时此刻,异地它乡遇故之,心里真不是滋味呀。
      最难过的当然是网嫂了,面对那超贵又失望的豆瓣水米线,动了两筷子就显无奈的说道:“多么,多么的…难吃呀…”! 以至于到后来不管到哪儿,一提到吃米线,网嫂宁愿饿肚子也绝不粘一口,痛苦与忍耐,“多么,多么的…坚强呀…”。
      更可恨的是,这样一个提供如此不地道的云南米线餐馆,竟然堂而皇之的开在古城城楼门洞的斜对面,离大理古老文明象征是那么的贴近,而所提供的当地特色文化却又是那么的遥远。
      估计不是当地人开的,即便如此,我想说:老板,可不可以尊重一下当地本土传统文化呀,请不要混淆是非,绕乱人心。      关于文化与传统,记得美国前总统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:“当有一天,中国的年轻人已经不再相信他们老祖宗的教导和他们的传统文化,我们美国人就不战而胜了。”
      别人都知道这有关民族危机的道理,难道我们不应该有所警提吗!

IMG_0591 (2)_副本.jpg

      其实,旅行就是在不断与陌生环境相遇中进行的,也是在不断与熟习环境变动中完成的。所有的真实体会,也只是那时间上的一个瞬间,下一秒钟的不同改变,该是如何?谁也说不清楚。我们旅行的意义,我们所经历的现实,既顺理成章也相应矛盾,顺理成章的是顺其自然的良好心态,而相应矛盾的是斤斤计较的市井俗气。这两点难免我们身上多少也有存在。

IMG_E0598_副本.jpg

      匆匆离开大理,一路驶向二百多公里外的腾冲,云南高原之上,延绵平整的高速公路,七彩相伴,蓝天白云,车在崇山峻岭间穿梭,人在青山峡谷中换发。一小时、二小时,离腾冲县城是越来越近了。不知为什么,越靠近她,总有些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心绪被堵在喉头,难道是成长过程中,对中国近代历史的无知而缠绕在自己身上种种的无奈,还是对即将面临的未知城市重新相知的种种顾虑担忧而惶惶不安。特别是我们“五零”后、“六零”后的这两代人,这一段发生在离我们并不太遥远的真实历史事迹,因为种种原因的莫名封闭,使得我们无知无晓,总是能感觉到自己于社会责任相联而存在一些内心沉重和悲哀。当然,这一切于“五零”后、“六零”后又没有直接的任何关系。关于中国远征军,关于二战期间,腾冲、松山、保山、龙陵的概念多少有点模糊的印象,就这仅有的,少得可怜的印象,也是来自于近几年的影视作品中抗日神剧。仅此而已,其根本的真实历史实情,也是不得不去值得怀疑。于此:之所以要沉重,之所以要悲哀,是因为我们是继文化大革命及政治洗礼过程中延续下来的中国“五零”和“六零”后!如果说中国的这两代人都不正确的去正视这段可歌可泣的悲壮历史,那还能够指望更后的人去做到吗!

IMG_0669_副本.jpg

      过保山再跨怒江大桥,有关中国远征军,有关滇缅公路的真实故事,随着步步的靠近深入,思绪越来越清晰。面对这神圣的一大片山河,清晰后的痛楚更生敬意,肃然起敬之下,再看这苍茫大地,心恢恢,意切切。在这里每一处的山㠂上,都曾经真实的上演着死亡和伤痛,每一寸的土地上,都洒满了远征军战士们的鲜血和永驻在此的铮铮铁骨。

IMG_0668_副本.jpg

      走进腾冲,这座边陲小城,曾几何时,她是祖国被凌辱的象征,区区几百个日本兵不费一枪一弹,二小时多一点就轻而易举地占领了整座空城,继而后来把她修建成了石墙堡垒,坚固工事…  走进腾冲,这座边陲小城,曾经也是抗战以来第一座经过艰难血战光复的城市,标致着二战以来东南亚战场,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最为重要的胜利,成为整个战局的转折点。为后来的来凤山战役、龙陵战役、松山战役、保山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信心和基础。
        (1942年5月,日军侵入缅甸,切断滇缅公路,占领了怒江以西包括腾冲在内的大片国土。之后,腾冲成为滇西抗战的主战场。1944年9月14日,中国远征军经过127天的血战收复腾冲,腾冲成为中国沦陷区中第一个被光复的县城。此役共歼敌6000多人,远征军官兵阵亡9168人,盟军官兵阵亡19人)            从这短短的资料信息上就可以看出,仅仅是为了收复腾冲这座小小的城市,所付出的惨烈代价是如此的巨大,近万人用生命的付出,堆积成一个小小战役的胜利,该是有多么的悲壮啊!如果再加上遗留在缅甸境內、松山战役等等各战场牺牲的将士数量,那数字也该超过惊人的十万之多了吧。远征军是一个悲壮的名称,是一段悲惨的历史!感叹不如怀念,凭吊不如牢记。

       请记住这段历史吧!记住他们吧!永远的记住这些为国捐躯的国军将士吧!

IMG_E9904_副本.jpg

      矗立在〖滇缅抗战博物馆〗右侧的〖中国远征军名录墙〗,这是在大陆(除中山陵外)唯一的一座由国民政府修建的烈士陵园,并且,在墙的正面上,显煜着它的青天白日旗及政党徽章。几十米长的大理石墙面上,密密麻麻的刻写着为国捐躯的国军英雄的名字,我无法逐一的仔细去看,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右手。虽然,我不是一个军人,但是,我庄重的用军礼向英烈们致敬。我想,只有用这种特别的表达方式,方可诠释我此时此刻被感动的內心,因为,我也是热血男儿,保家为国也可舍其身,抛其命,为了民族的尊严和国土的完整。

IMG_9910_副本.jpg

        “碧血千秋”这是蒋委员长的提词,当我站在词牌前认真领会其词意时,同时也在想,蒋委员长提出:“一寸山河一寸金,十万青年十万军”的响亮口号。当时,在这种政府强势推崇及民族愤慨之势的背景感召下,十万热血青年纷纷报名踊跃参军,踏上远征入缅的不归路。既然如此,当初为什么又不太赞同组建远征军队伍,当云南主席云龙独自把这支与英国军队同盟的远征军组织起来后,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奔扑前线战场时,又为什么不予积极支持,不予主动援助。也许是,那时的委员长太相信美国人的军事武器援助了,也太相信英国人的作战能力了。然结果他所谓靠得住的两大盟军,都纷纷为了各自的利益,背信了双方订立的协约,为了北非战场的紧急而抛弃了东南亚战场协同,只单单的留下中国远征军独自作战的可怕残局,才有了溃不成军的失败退缩,才有了五万国军为了回到自己的祖国,在被紧紧围困中逼迫进入野人谷的悲惨经历…

IMG_9908_副本.jpg  

       几十年来,在中国的近代史上,在中国的战争史上,中国远征军这支英雄的队伍,在我们的视野里似乎悄无声息,这也许也跟蒋委员长当初的态度立场密不可分吧,再加上国内对抗日一贯的独立宣传主张的结果,我们从哪里可以得到那一段历史的存在;从哪里听得到滇西之处隆隆的枪炮声,血与泪;更不用提及那段历史背后所包含的全部真正含义。故此,所谓“国殇”之意,终其恰当之适。

AMWB4878_副本.jpg

      我不是历史学家,不是社会学家,更不是文史研究者,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人而已。正因为是普通人一个,才没有更多的渠道去了解那段血与火、生与死的艰难岁月。从小到大,从开始进学校到参加工作,我们所面临的政治现实环境,所受到的独特的封闭式教育,只知道中国抗日战争伟大的胜利,是某某党的领导下取得的全面胜利。在整个抗战时期根本就没有什么国军的存在,就更不用提到远征军那段真实的为国血战的可歌可泣的战争史诗,不提即最好,大家都不知道。

IMG_9917_副本.jpg

      还好,今天旦就从〖滇缅抗战愽物馆〗,从〖国殇墓园〗出来,看后,谁敢说“国军不抗日?”。那时的国军,顽强不屈,用血和泪,用身躯和灵魂捍卫了祖国的完整,民族的尊严。我们不能忘记这段应该被永远铭记的历史。最近几年,我们的影视作品及有关文史类书籍,关于这段历史又重新鲜有解读,逐步展开了推进本真事实的真相步骤,反应真实,以正视听,还原真相。

KKVQ5688_副本.jpg

       从〖国殇墓园〗出来,开车半小时,直接又登上了来凤山的主峰。看见山与山之间,坡与坡之间,林与林之间,至今还留存的沟壑战壕。想当年,被我国军死死围困在此的日本兵,占据此峰,顽强固守。经我国军三番五次的火炮连续轰击,到最后在清理战场时,连一个活着的日本士兵都没被发现。战争对于参战的敌我双方都是最最残酷的,战争的伤害永远都是存在的,而且伤害的成度和后果,都是难以弥补,难以痊愈。这种因战争附带的恶果创伤的痛,它不论是谁,也不论是敌人还是朋友,到最后都会有如此的感同身受。

IMG_E9927_副本.jpg  

没有战争,没有残酷,和平世界真的是来之不易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不知为什么,也许是山上下着雨的原因,来凤山山上阴森森的…

IMG_9925_副本.jpg

      至此,我们这次远行的基本路线可以说是定了调子了,可以说是在享受自然美景的同时,在滇西这块神圣的土地上,一路走一路玩,跟随历史的足迹,尽量多些的了解历史的真实。事实上在滇西那段艰苦难忘的抗战事迹里,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,还有那条永不言败的滇缅公路,我们决定,将顺着滇缅公路(尽量不上高速)一直往西,经瑞丽、芒市、直到畹町边防口岸,那里有座〖机工山〗,在山上有好多的关于滇缅公路曾经发生的故事,在那里等着我们去聆听,去了解…


四、银杏村外停    火山口上循

      不要看腾冲这城市不大,可是在她的周边却有许多可玩耍的地点。比如:和顺古镇、银杏村、火山、热海、蝴蝶溪、北海湿地、大滚锅等等众多火热的旅游项目。由于今天我们的计划行程早已有安排,不允许无为的耽误时间。准备就去热海公园玩玩,看能否泡泡热泉,湿湿身。急驶景区停车处,看见来此处游玩的人太多,毅然从大门口掉头返回城区,在网哥的建议下沿路去银杏村走走。

IMG_E9980_副本.jpg

IMG_0625 (2)_副本.jpg

      银杏村离腾冲市区大概四十公里的路程,二级公路。今天是周末,一路上私家车,旅行大巴是一辆接着一辆,都朝着银杏村方向走。只见去时车,不见来时轮。终于,一串长龙堵死在见不着头的公路上。大家纷纷停下来寻问观望,此处也不知前方情况如何,又不知离目的地银杏村还有多远。

IMG_E9938_副本.jpg

        于是,干脆我们三车往公路右边一处空地一停,拿出我们的旅行宝贝,在强哥的亲自操作下,放飞无人机进行高空侦查,看看是否还有必要继续前往。

IMG_E9932_副本.jpg


IMG_E9946_副本.jpg

      果然不出我们的所料,此处离银杏村大概三公里左右,从无人机传回的实时影像中发现,堵车长度已经超过五公里。并且,目前堵得是一点松动都没有,想进到银杏村里面,不知要等到何时,此时已是下午三点过了,再等的话,即使进去了又意义何在。
      最终大家一致同意,放弃去银杏村,虽有些遗憾,但也无所谓,相信我们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再来。

IMG_E9983_副本.jpg

      不过,最让我和强哥兴奋的是,从无人机传回来的影像中发现,就在我们停车旁的两个山堆是两个火山口。火山离我们是那样的近,为何不趁此时堵车,徒步火山顶呢!
      于是,混江湖的人,说干就干,说走就走,顺着火山方向去的一条土路,我和强哥两人拿上徒步的装备,上火山去了。
      留下以网哥为党代表驻守原地,等待我们凯旋归来。

IMG_E9955_副本.jpg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腾冲市地处亚欧板块印度板块相撞交接的地方,地质史年代发生过激烈的火山运动。正是由于两个大陆的漂移碰撞,使腾冲成为世界罕见并且是最典型的火山地热并存区。方圆1000平方公里,有99座火山,88处温泉。

IMG_E9978_副本.jpg

       小半小时左右,我和强哥一路慢走,一路交谈着,轻松地就登上火山顶部。上去后,并不见想象中光秃、荒凉、炎热、蒸发水气的火山热景,反而是空气更加清新,树林更加茂密。虽然,这里的火山都属于活火山,现正处于休眠期,又离上一次火爆发生也相隔几百年的时间了。在这相对较长的时间里,只见满山荆棘丛生,树林遮日。火山口的锅口凹陷內,更是杂树密绕,一般人是根本无法穿过的。丛生处只见一条只能是猎人走过的树枝相缠的窄窄小路,小路上满是杂草和落叶,我们也不敢贸然的顺着下去,恐怕被猎人布置的陷阱或暗器所伤。沿山环肥沃的火山灰土上,长满着细柔的蕊草,象是铺垫上一层层厚厚的毛毯,走在上面软软的很有弹性。

IMG_E9984_副本.jpg
       我与火山融相处,火山与我零距离。在山口每走上一步,心也随之紧一紧,深怕自己的每一起步态,动作太大一不小心,惊醒了沉睡的火山。这种想法实属幼稚可笑,但当时又的的确确的存在。
      站在火山口透过层层的树林缝隙往外看,蓝色天空悠悠白云,远处群山崴嵬、峰峦叠嶂;火山群貌,似近似远;农舍炊烟,田园风光,自然景色是更加诱人。如果是能够乘坐上热气球,在空中鸟视这一片山,这一片林,这一片绿树花田…该是多好呀!可是,这里目前还没有提供这样的旅游产品。临走时,在火山囗捡上一粒小小的火山石,放进口袋,放进心里。从火山口下来在返回的时候,发现了就我们登顶的火山山脚下唯一的一户农家。

IMG_E0016_副本.jpg

     冬日里的云南,银杏落叶的季节,腾冲的郊县,火山口的往事。固然冬日里,恰似春日暧。炫耀七彩云艳,农舍火山脚下。

IMG_0006_副本.jpg

     晚亭秋韵画彩云,岱岳春风红灯照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粉红胭脂花       一簇,

     眸遐风艳乳山头。

IMG_0069_副本.jpg

      剪影何处尽逍遥,独心亭外夕阳照。
     若问君心今何往,唯有此时应晚阳。

IMG_0029_副本.jpg

       在农家的院子里,无人机上空后发现野地到处觅食的火山鸡,一问农主告之:论只卖,一鸡五吃,统统一百五一只,不管大小,视人多人少,人多就逮大点的,人少就逮小点的,够吃。

IMG_E0063_副本.jpg

     黄焖鸡、药饍鸡、凉拌鸡、炒鸡杂、鸡血汤,外加两素菜。味道好吃,收费也不贵,而且,农家两口子非常地道、非常好!

IMG_0090_副本.jpg

      一噸海吃过后,据网哥后来回忆说:“只有那闷好吃啰,特别是炖的那鸡,简直巴适惨了”!
      “真是多么,多么的…”!网嫂接着说…
      估计他们若有下次,必定在此停留,不为別的,只为了那火山脚下满地乱跑的火山鸡。其实在我的心中,也是有这么子的想法,只是爱口释羞,没直接说出来罢。

IMG_0067_副本.jpg

      夜色渐晚,华灯初放,离开农家在七点过后赶去和顺古镇。此时前往不用购买每人八十元的门票。离开时,留下了农家的电话便于今后在〖纯粹江湖〗平台上推广。唯一遗憾的是好菜没好酒,酒驾是大家都不敢去尝试的美味。
      一路夜色,追着繁星,大概晚上九点左右,我们顺利的进入了和顺古镇,预定的客栈老板早早的在停车场等着我们……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谢谢分享!谨请关注

《向西,那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》(三)
千锦塘·伟哥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2017·12 四川·广汉
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此篇文章已有35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查看全部评论>>

精彩阅读

广告位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!jz_fbzt! !jz_lxwm! !jz_gfqqq!
  • 微信关注

  • 微博关注

  • APP下载

联系我们

企业电话:13980705581

服务QQ:2910371600

服务时间:9:30-19:30

公司地址:中国成都百悦天鹅湖7-2-1602

商务合作 Business Contact

2910371611@qq.com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网站备案:蜀ICP备13006925号
成都纯粹江湖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