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联络电话:9:00-19:00
13980705581
您现在的位置: 江湖快爆 渔乐

秋水垂钓——小河芦花开

摘要 /小河芦花开/ 文/秋水翁 故乡有两条小河,一条叫资水河;一条叫环溪河,它们弯弯曲曲地蜿蜒于山丘之中。河水一年四季不停地流淌着,滋养了沿河的生命——那些葱郁的树丛,生长茂盛的野草山花,还有河沿边时 ...
渔乐有限
2018-10-30 14:15
73 51 原作者: 秋水翁


/
/



文/秋水翁
     故乡有两条小河,一条叫资水河;一条叫环溪河,它们弯弯曲曲地蜿蜒于山丘之中。河水一年四季不停地流淌着,滋养了沿河的生命——那些葱郁的树丛,生长茂盛的野草山花,还有河沿边时而飞起的水鸟,以及青瓦白墙的村庄……
     春天里,小河像文静的少女,身穿无数鲜花点缀的裙带和衣裳。河水清澈见底,就像童子的眼眸,可以看见水底的游鱼与扁草。夏天的时候,河水涨起来了,满河都是泛红的水。它们漫过河堤两岸,把河岸的野草、树丛都淹没在水中。
     但我喜欢秋天的小河。
     秋日的清晨,我时常背了渔具,沿着河沿的小路前行,脚踩着软得像毯子的野草。尽管秋风瑟瑟,日渐寒冷,可那些田野间的野草依然充满活力和生机,它们相互缠绕与牵扯,占据了小路的所有空隙。
2.jpg
     清晨的风,虽有些许寒凉,却带着泥土的芬芳——这是生命生长的气息,没有泥土,便没有这小河沿的一切生命。
     远处,是黛墨的青山。故乡的丘陵,山不算很高,但一座连接一座,山上生长着无数的柏树,那些长绿的生命,是这些小丘的守护者,一年四季里,它们把故乡点缀得绿意盎然,所以故乡的小河也是常绿的。只是这秋季里,那些生长在河面上的水草,经不起秋冬岁月的变迁,早早地泛着黄晕。它们附在河沿边,随小河弯弯曲曲地一直延伸到河面的小桥,远远望去极像一条黄绿的围巾。
     小桥边是青瓦白墙的村落,雪白的墙面倒映在水中,混合着青山的绿色,以及水草的黄绿,使整个河面的色彩变得丰富又灵动——这是一幅天然形成的画卷,不用刻意去修饰和用墨,只要水面平静,它们便自然地成立。这样的艺术品,也只有生长在这里的农人和像我这样的鱼翁才能看见,是多么地荣幸!
3.jpg
     小河的小路边,有一块山坡,那里曾经种过玉米,只是秋收过后,留下了枯死的秸秆和长长的野草。我从那山坡的边沿走过,相遇了一只山麻雀,它偏着头,两只明亮的小眼睛“骨碌碌”地直盯着我,待我走近时,它突地飞起,消失在山坡的野草丛中。
     我寻着那山坡望去,一株盛开的野花,从乱石中伸出了红红的花朵,在这满是绿色的山坡上,那一抹红色是那样地耀眼。
     走近那些花儿,我俯下身去,一阵淡淡地清香浸入鼻腔。一朵、两朵、三朵……一共有十一朵花儿,它们的花瓣由五片组成,像梅花一样,只是颜色整体呈现出粉红来。那花蕊像一颗金黄的珍珠,紧紧地附在花瓣中央。这株花儿的根深深地扎在石缝中——我不敢想象那些为大自然盛开如此鲜红花朵而甘愿盘曲的根,它们在石缝中经历了何等的磨练与痛苦?所以,花之娇艳,必是根的付出。
4.jpg
     而小河边的山坡上 ,我相遇了一种最美的花,它们普通,满山遍野都可以看见,然而又是极特别的一种花。
     不知道为什么,芦花总在秋天盛开?它是小河边一道美丽的风景。春夏的时候,人们叫它芦苇,村里的农人叫它芭茅,而到了秋天,当它开出像麦穗一样的花絮时,我们才叫它芦花。
1.jpg
     那些芦花沿河生长着,从山弯一直到山坡。初秋的时候,它们冒出白色的花絮,随着秋天的渐渐深入,那些花儿便从白到红,到深红,然后再变白,直至冬天到来,花絮飞落。
     小河就在故乡的村口,村口一条山村公路,是村里人出村进城或回村探亲的必经之路。秋天的时候,那公路边总会盛开着无数的芦花,长长的花絮把苇杆压弯,遮蔽了半个路面。还记得那一年秋天,我毕业去山城工作,父亲送我到村外的公路边。那时父亲才四十八岁,虽然瘦弱,但却有一鼓子精气神,脸上也没有现在那么多皱纹,说话响亮似洪钟般。
     我和父亲沿着开满芦花的村口公路前行。我在前,父亲用背篓背了满满一口袋花生和桔子走在我身后,我俩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听见微风过后,那芦花相互摩擦发出的“沙沙”声响,以及可以看见它们摇曳着婀娜多姿的身躯。有时我停下来,回头望一望父亲,他也用一种至今也无法猜测的表情看看我,临上车时他说:“好好工作,等你以后有钱了,开着自己的小车从这芦花边的公路回来。”
     妻子也喜欢村口那段开满芦花的公路,那一年冬天,我牵着妻子的手,走过满是芦苇的田野小路。风来了,那苇絮飘散起来,在整个空中舞动着,妻子高兴得不知所措,她随那苇絮纷飞而舞动,像极了美丽的仙女,那一年冬天,我和她便正式成了夫妻。
     时过境迁,时光不待,现在小汽车几乎成了城市里普通的家庭工具,父亲却已经快七十岁了。我和妻子也从天真烂漫的青年到为人父母的中年,一晃便是二十年了,可芦花每年秋天照常在小河边变红,变白,随风摇曳、飘荡,而时光却不再来。
psb.webp.jpg

6.jpg
     我忽然想起了《诗经》中有关于芦花最美的描述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少时读这样的诗词,并不知道它的意义,后来经历过人生的离别苦楚,才略有所懂——“蒹葭者,芦苇也,飘零之物,随风而荡,却止于其根,若飘若止,若有若无。思绪无限,恍惚飘摇,而牵挂于根。根者,情也。相思莫不如是。露之为物,瞬息消亡。”
     于是再看这相思之絮,回首人生几十年——这一生的经历,唯有这亲情无法随风而去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年10月28日修改



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51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查看全部评论>>

精彩阅读

精选资讯

资讯排行

广告位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!jz_fbzt! !jz_lxwm! !jz_gfqqq!
  • 微信关注

  • 微博关注

  • APP下载

联系我们

企业电话:13980705581

服务QQ:2910371600

服务时间:9:30-19:30

公司地址:中国成都百悦天鹅湖7-2-1602

商务合作 Business Contact

2910371611@qq.com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网站备案:蜀ICP备13006925号
成都纯粹江湖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
返回顶部